原创看得见风景的房间12-15 08:56

摘要: 生如夏花 (泰戈尔)


    生如夏花

    (泰戈尔)                                          


 生命,一次又一次轻薄过
 轻狂不知疲倦
   ——题记

 一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
 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
 不断地重复决绝,又重复幸福
 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妖治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二
 我听见音乐,来自月光和胴体
 辅极端的诱饵捕获飘渺的唯美
 一生充盈着激烈,又充盈着纯然
 总有回忆贯穿于世间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姿态如烟
 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玄之又玄

 三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四
 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
 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
 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

 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五
 般若波罗蜜,一声一声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还在乎拥有什么

 


周五清晨驾车前往Mt. Rainier,红色小车一路奔驰在高速路上,又转上向东南的161号公路。161的繁华有些出乎意料,七点过,两边的各色美式早餐店,Starbucks等咖啡馆已经热闹起来。美国早餐的咖啡三明治文化和中国的豆浆油条一样坚不可摧。上班的车辆急匆匆地赶着路,和我在工作日驾车去国家公园的悠闲心情截然不同。一路向南,又一路向东,经过古老的煤矿火车站Elbe,一头扎进连绵起伏,郁郁葱葱的Mt. Rainier国家公园。进入山林,道路变成了狭窄的双向单车道。山路蜿蜒盘旋,两旁笔直的杉树向上伸展浓密的枝叶,搭建起天然的绿色苍穹。调频94.1播放着熟悉的音乐,这是我几乎每个清早驾车从Seattle回Redmond收听的节目,Hip-hop, Zumba, Pop…再插播一段男女主持人调侃式新闻节目,从川普扯到澳大利亚新创造的Avocad ocoffee,再聊聊墨西哥快餐店Taco Time的新菜品,最后抱怨一番加拿大山火吹来的烟雾遮盖了西雅图的蓝天。车在密林中穿行,翻过一个个山头,飞檐峭壁,不畏右侧的万丈深渊。在平坦处,静谧的湖泊刚刚苏醒,荡漾着碧波,等待第一叶起航的白帆。在我的脑海里,早已呈现出一幅梦境般的意象派绘画:

 

红色敞篷车

穿越,

绿色苍穹

摇曳,

黑色绸带

缠绕,

 

雪山精灵

沉睡镜湖,

天堂谷

梦深处。

 


十点,车准时开到了Mt. Rainier的Paradise Valley。从这里沿着skyline trail 穿行过漫山遍野山花绚烂的草甸,一路向上攀越,到达6800英尺高的Panorama Point,再继续向上穿过被积雪覆盖的小道回到skyline trail,再沿着GoldenGate Trail下行回到天堂谷的游客中心。Mt. Rainier是一座休眠的活火山,终年积雪覆盖,为华盛顿州境内最高的一座山。1899年成立的Mt. Rainier国家公园为美国的第5个国家公园。

 

整座瑞尼尔山就是一年四季的庞大篇章。在初进公园的丘陵地带,视野开阔,林木疏密有致,气温是舒适的夏日;到公园森林深处,繁茂的原始森林密密匝匝,遮天盖地,各种花卉散布其间,争奇斗艳,仿佛到了百花盛开的春天;再往上走,针叶林越来越多,树与树的间距加大,公路坡度提升,气温更加凉爽,干涸冰河里乱石、朽木裸露的河床显现,一派肃杀气象,秋天来了;越过2,000米海拔,继续往上走,森林树木越来越稀少,乱石沙土堆砌的冰川河道一字排开,公路越来越窄,直到终点,也即通往瑞尼尔山各个山峰的 Hiking小径的起点。这里,虽然海拔不算太高,却是美国最高山和雪山的代表,登山难度不大,但徒步路径较长,从天堂谷游客中心到山顶再回到起点的skyline loop得用上至少5个小时。其实,爱好登山与爱好跑马拉松一样,是对自我极限的挑战,攀越高山是一种信仰,也是一种对自我的征服与超越。为了攀登这座久仰已久的雪山,我特意穿了一件运动T恤,上面印着这样一句话:You are your only limit.  Skyline Trail是Mt. Rainier内非常经典的一条登山步道,幼幼班级别可以走到Myrtle Falls就折返,但Skyline Loop就极具挑战性,且能一路上攻雪线,而且不少步道被积雪覆盖,需要另辟山路,在陡峭的布满砂石的恶劣山路上攀援。这条登山步道可近距离接触Mount Rainier,并远眺华盛顿州的第二高峰Mount Adams火山、Goat Rocks和Tatoosh Range。整条Skyline Trail其实会与多条步道交错,并各自通往不同的景致,如Snow Lake、Bench Lake、Refection Lake、Alta Vista等。

 

瑞尼尔山国家公园与上月前往的奥林匹克国家公园有很大区别。奥林匹克国家公园结合了海岸、群山及雨林三种截然不同的生态环境,形成了极端的地面景观。奥林波斯山(2428米高)雄踞其中,公园因此而得名。公园内景色多变,生态系统多种多样,岩石垒垒的海边生长着许多海洋生物,美洲鹿漫步其间,山谷中长着巨大的针叶树森林,崎岖的山巅覆盖着约60处活动冰川。如果用一部影片的名字来概括奥林匹克公园海岸线,不妨称其为“花漾”,与台湾岛东岸的花莲有诸多相似之处。花莲与奥林匹克公园刚好位于太平洋的东西两岸,相望成趣,难怪旅居西雅图的花莲诗人杨牧在诗集《瓶中稿》中写道:

 

这时日落的方向是西

越过眼前的柏树。

潮水

此岸。但知每一片波浪

都从花莲开始——那时

也曾惊问过远方

不知有没有一个海岸

如今那彼岸此岸,惟有

飘零的星光

……

 


瑞尼尔山国家公园园区的95%则保存在原始状态,最高点在Cascade Range,周遭满是峡谷、瀑布、冰穴以及数量超过25个的冰河。休眠的火山常常笼罩在云雾之中,每年为峰顶带来数量庞大的雨水与雪花,使得前往朝圣的旅行者难以发现神秘面纱后的峰顶。天堂谷位于瑞尼尔山的南端,在1972年天堂谷的游客中心记录下降雪量1122英尺(2850厘米)的世界纪录。在夏天,天堂谷则有一望无际的野花和各种亚高山带野生动植物,成为学习体验亚高山带地理环境的绝佳之处。这样一处人间仙境并非毫无人文可寻,在游客中心一旁的Paradise Inn是具有百年历史的老店,拥有都铎风格的庞大灰色建筑群。1917-2017,百年沧桑,百年历史,见证了瑞尼尔山的百年变化和人类对雪山的膜拜,承载着人与自然的生态和谐。

 

雪山、草甸、野花绝对是天堂谷的关键词,漫山遍野的是学名阔叶羽扇豆(Broadleaf Lupine)的鲁冰花,将片片绿色的草甸染成梦幻的紫色花毯。一直以来,我想象中的鲁冰花应该是晶莹如雪花般的白色小花,没想到鲁冰花是这蓝紫色、如麦穗般向上伸展,层层叠叠的小花。山风吹过,成片的紫色小花在风中轻轻摇曳,清香扑鼻。天堂谷的野花绚烂多彩,按色系来划分。蓝紫色的有鲁冰花、亚高山带雏菊、紫苑、蓝铃花等;粉色与红色的有如鸡冠般火红的象头花、由形象而来的火焰笔刷花等;白色的有白头翁、斯蒂卡缬草、美国廖花等;橙色和黄色有瑞尼尔花等。夏日的积雪融化,形成弯弯曲曲的小溪流,溪流唱着歌倘佯在大自然的五彩地毯中。可爱的花栗鼠在脚下欢快地蹦跳,憨态可掬的山狸大摇大摆地穿过步道,成群的野山羊在沟涧里觅食,小黑熊在远处的大岩石上晒太阳……登山者们静静地行走在步道上,不会踏上草甸,不会惊动身旁的野生动物,更不会摘取那美丽的花朵。天堂谷,人间的欢乐谷,不用寻觅的世外桃源。

 

但愿,生如夏花,死如秋叶,还在乎拥有什么?

 

Summer for Thee, Grant I May Be
by Emily Dickinson

Summerfor thee, grant I may be
When Summer days are flown!
Thy music still, when Whipporwill
And Oriole—are done!

Forthee to bloom, I’ll skip the tomb
And row my blossoms o’er!
Pray gather me—
Anemone—
Thy flower—forevermore!